普洱江湖

困鹿山—仙境一般的皇家茶園

来源:网络作者:跌名 时间:2017-11-13 22:34:04

 困鹿山—仙境一般的皇家茶園

造訪擁有千年萬畝古茶園的困鹿山,你要像神勇的阿凡達那樣來一場曠世旅行。

午時進入困鹿山寨,天氣有了變化,雲層遮蓋天幕,遙遠的困鹿山頂白霧纏繞,平靜神秘。這裡居住著世代種茶、愛茶、護茶的哈尼人家,整個寨子14戶農戶54口人,寨子裡生長著400多棵有400多年的過渡型古茶樹。寨裡實施了農戶認養古樹的保護方式,困鹿山古茶園附近居住的村民,每個家庭都認養了幾株古茶樹,從4棵到20餘棵不等。農事勞作而外,他們還要護理古茶樹。我興奮地跑過去撫摸,樹也仿佛像智慧老者伸過手來,頓覺時光流轉,靈息吹拂。茶樹在寨中,人在茶樹中,清香襲人,鮮氧撲鼻。

而在寨子對面,生長著上萬畝野生型、半栽培型和栽培型古茶樹群落,總面積達1022畝,是目前寧洱縣境內發現的面積最大、保護最完整的古茶樹群落。據考證,樹齡最大的在2000年以上。很多人都知道,其中一棵古茶樹已經被著名演員張國立認養。

說到茶,不能不提剛剛徒步穿越困鹿山的第一站寬宏。清朝時,每到採摘春茶的季節,官府就要派官兵進駐寬宏村的大茶林,監督茶葉的生產和製作,並把制好的人頭茶、七子餅茶等通過馬幫運送到皇宮裡去。昔日的皇家古茶園,如今變成了尋常百姓的房前屋後的林地。

這個農閒日,按本地的習慣,包穀種下地,水稻插入田中,茶葉已經採摘,就沒有什麼更多的活了。我們走進一戶泥牆青瓦人家,向女主人討上山的飲水,村民們向我們湧來,好奇地打量著我們。和這裡其他村民一樣,他們的穿戴非常樸素。人群中有一個83歲的老婆婆、採茶歸來的少婦、駝背的看牛老倌、精壯的山裡漢子、可愛的孩子們。熱情的女主人把家中用蜜蜂泡的包穀酒也拿出來招待我們:“喝了這種酒,爬山就更有勁頭了!”社長也過來和我們寒暄。我們馬上改變了自己親自穿越困鹿山的原定計劃,讓社長做嚮導,他欣然同意。

稍作休整,繼續前行。一路上,兩邊山體長滿綠色植物,清新的空氣迎面撲來。沿山脊前行,映入眼簾的是密密層層的林莽,連綿的山峰交相迭翠,羊腸小徑蜿蜒崎嶇,沒入林莽深處。不遠處,還可看見依山體走勢潺潺流動的山澗,巨大的朽木橫亙其間,清澈的流水在樹木的掩映下忽隱忽現。掬一捧山泉喝下,滿腹清涼快活,勞頓暫態煙消雲散。天空下起小雨,我們貼著山壁緩慢地前行。前邊是霧鎖林蔭景致,四周的山林如刀削斧劈,好像一個密不透風的鐵桶將我們團團圍住。

山谷的流水多了起來,能聽見嘩嘩的水聲。走過架在河上的枯木,仿佛進入另一個舒適的世界。但是,世外桃源也處處有陷阱:一不小心,黏糊糊的螞蝗把你的鮮血當作美食飽餐一頓,蕁麻的葉子也能把你的手擦得火辣辣的痛。

海拔上升,山路越來越陡,樹木由闊葉林向針葉林過渡。我們來到了困鹿山的山麓,山麓的左邊是鳳陽鄉地界,雜草隨風飄舞,右邊是把邊鄉的地界,一眼望去,幽深的林莽佔據視野所及的地方。雜草和林莽形成鮮明的對比,好像墨水從白色宣紙上潑流而下。這時,漫天的大霧潮水般湧來。霧是濃的,山風猛烈,雨水冰冷。但我們已經顧不上這麼多,盡情地享受著人間仙境的景致。大家狂奔著,呐喊著,欲與雲霧共交流。有人高聲大叫,有人唱歌,高興過後,大家紛紛合影留念。

下午五點,一行人告辭嚮導,從把邊地界下山。我們沿曲折陡峭的山路下山,落葉滿徑,踩在泥路上,咯吱咯吱,很舒服。沿途可見五顏六色的蘑菇和清脆的野果,這些蘑菇都是餐桌上上好的菜肴,可惜我們行色匆匆,無暇顧及。路太滑,走一會兒就需要歇一歇。走了大約2個小時,終於穿過森林,來到農民開墾的山地邊,仰視遠山,山頂雲霧繚繞,神秘莫測,站在山地邊的山澗旁,冷風加著霧水迎面撲來,令人瑟瑟發抖。時近晚上830,把邊鄉嗅水電站,我們的目的地近在眼前。

關注「中樂號」官方微信(WeChat):ZLHTEA123 ,就能天天收到專業茶葉知識,我們微信里见吧!!創始人「陳皮」微信(WeChat):ZLHTEA,為你打開普洱茶之門,減少走一些彎路。

免責聲明:本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,僅為提供更多資訊,也不構成任何建議,對本文有任何異議,請聯絡我們!

延伸閱讀:

首页-關於我們-联系我们-留言-网站地图

我們致力于介绍云南古樹普洱茶,宣传古樹普洱茶文化,推广古樹普洱茶知识,为茶友推荐好的古樹普洱茶产品,让喜欢古樹普洱茶的朋友,找到适合自己的古樹普洱茶。

©2016 知樂茶業(香港)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